Saki。沙樹。
鈴木太太是指鈴木達央的太太不是我自己叫自己太太.........
這裡應該只會有全職高手ㄅ。

主CP:葉藍/all葉 etc.
個人:黃少腦殘粉/蘇沐秋/張佳樂 etc.

有點想念魔都生活的灣家人。
比較喜歡寫文,偶爾日常和渣圖。基本上繁體。
Plurk:musaki
Pixiv:3968168

【全職高手/韓葉】

相信我,這原本真的是韓隊生賀(。

然後我覺得我打了好多張副好緊張喔(。(各種句點


3/30(一),十一賽季,韓葉交往已久,沒有同居,的設定。


卡卡卡卡.............

霸圖戰隊訓練室,此時已接近中午,卻還是充斥著各種鍵盤滑鼠聲。

隊員們一副專注訓練二十年的樣子,其實都大氣不敢出一聲的往他們的隊長,韓文清的方向偷瞄。

是說兩天前的常規賽,霸圖戰隊在團隊賽時,因為一個戰術執行上的失誤導致團隊賽失利。雖然加上個人賽的積總後仍然贏下了比賽,但當天韓文清就一臉嚴肅的對隊員做簡單訓話,今天更是和張新杰一起領著全隊復盤了一個上午。

星期一通常是休息一天之後回來,訓練不會這麼緊湊,尤其快到飯點的時候,韓文清會開口讓大家告一個段落就準備吃飯。

不過今天已經逼近十二點了,韓文清仍然目不斜視不發一語,隊員們當然也不敢自己擅自起身,平時比較常發言也比較有發言權張佳樂得也沉默著,因為他自己也在個人賽中失誤了。

再者正確來說,訓練表上是十二點才開始午休時間,平常先結束都是比較彈性的。雖然也有像張新杰一樣的人,會要求自己到十二點才準時離開。

正當全體隊員都在腦中想著上一場的失誤的時候,訓練室的門被敲了兩下。

「不好意思,韓隊,有人找.............」工作人員一臉尷尬的打破了訓練室裡的死寂,後面帶來了一位戴著看上去就很貴的墨鏡的男子。

大家往來人一看,覺得他怎麼有種熟悉的感覺,下一秒那人拿下墨鏡後,眾隊員的心裡就炸了。

我去!這不是霸圖一生的死敵葉修嗎!突然跑來別人家地盤人幹事呢!

「喲,大家好啊。」葉修簡單的和眾人打了聲招呼,然後直直走向韓文清的坐位旁。

韓文清在聽到有人找時便暫時停止了動作,而一轉頭看到來人的身形後,他便皺起眉頭,因為他一眼就認出那是葉修,他所戴的墨鏡還是他送的。

「老葉!?」張佳樂首先驚訝道。

「你怎麼在這裡?」韓文清問。

葉修沒有回答他,只是逕自執起了韓文清覆在滑鼠上的手,然後各種揉揉捏捏。

「老韓你都幾歲了,別為了一點小失利就這麼操勞啊,到時候弄壞你這雙老手,得不償失啊!」葉修一邊按摩著韓文清的手一邊說道。

此時原本處於低氣壓的隊員們一氣爆發:葉神你突然進來就放閃光彈人幹事!倒是注意下現場氣氛啊!

只有張新杰從頭到尾處變不驚,在桌上的鐘指到整點的時候,推了推眼鏡,說:「十二點了,大家各自休息。」

於是隊員們一個比一個快的逃離現場。

「前輩,你用過午飯了嗎?」張新杰問。

「還沒,我才到呢!」

「一起吧。」韓文清嘆了口氣,起身的時候不輕不重的握了下葉修的手,然後放開。


霸圖俱樂部的食堂,所有人也不顧眼前的飯菜手上的碗筷了,集體注目著一處彷彿與世隔離的空間——韓文清、張新杰和葉修坐的桌子方圓十米內儼然一副「生人勿近」的氣場。同是大神級的張佳樂卻沒有一起,理由是不想看某兩個人放閃,而且剩下的那一個也絕對不會跟他聊天。

三人都神色自若的用著自己的餐點,除了葉修偶爾會突然一個轉頭,嚇得那個方向的所有人士都急忙裝作一副一生專注吃白飯看電視滑手機的樣子。

葉修和韓文清坐對面,張新杰則是坐在韓文清旁邊。

「說,你到底來幹嘛?」韓文清以一個不容違抗的語氣問道。

要是其他人肯定已經驚嚇得如實以告韓總..........韓隊了,但葉修還是眉毛也沒動一下,甚至笑容滿面的說:「老韓你真不知道啊?你知道今天幾號嗎?」

「..........30號?」

「是啊,那你說明天幾號?」

韓文清正想說葉修可以再無聊一點,突然想到這日期有點熟悉。

「..........真的假的?」

「難得今年我退役了,閒得很,想說都沒好好給你過。」葉修笑笑的說。

韓文清有點不可置信,他知道葉修是個很細心的人,總是以自己的方式展現溫柔——雖然有的時候別人完全感覺不出來。

「我下午還要訓練。」

「我知道,我就來晃晃,等等就回你家。」

「嗯,等我回去。」



韓文清晚上回家的時候,葉修沒有出來——想著大概是泡在榮耀裡吧,結果韓文清一進客廳就看到蜷曲在沙發上的葉修。家裡很涼,而葉修整個人便裹在一件大毛毯裡面。

走近一看,對方似乎睡得很沉,想來可能是舟車勞頓累了。

韓文清輕手輕腳的在葉修旁邊坐下,他已經很久沒有好好端詳對方的臉龐了。他們一個還在場上打拼,另一個已經退役了,卻還是在不同的戰隊、不同的城市各有各的生活。

不過他們一點也不矯情,沒什麼,這麼多年都這樣走過來了。即使有時候也會想,這樣的狀態還要持續多久呢?即使韓文清退役了,他也不會離開霸圖,就像葉修現在仍留在興欣一樣,但現在,他們選擇順其自然。

不久,葉修醒來,他們便出去吃了晚餐。回來之後洗洗澡,兩位大神就跟普通的榮耀宅一樣,開電腦登遊戲去了。

這幾年來,除了比賽以外,他們見面的次數還真的是屈指可數,要見面也就是放長假,再準確一點就是夏休期的時候,多半都是葉修過來Q市,因為韓文清在這裡有自己的房子。

葉修這次過來,待到後天就要走了,他真的是專門來替韓文清過生日的。這禮拜雖然有清明節假期,但周六的常規賽仍然照常進行,他需要回去戰隊給予戰術上的確認和指導,韓文清也只有明天下午會請假回來陪他。


「嗯....唔......老韓........」甜膩的水聲燃起身體裡的慾望,葉修稍嫌細了點的腰被韓文清摟著向前,等著晚點被操勞。

韓文清彎下身來要把葉修抱到床上,葉修卻在此時拍了韓文清的肩頭,停止那一連串的親吻。

葉修走到自己的隨身行李翻找,拿出了一個黑色鵝絨的小盒子。

「來,生日快樂。」葉修笑笑的說。

「沒想到你還會準備禮物。」韓文清挑了挑眉,接過,「反正是蘇沐橙給你出的主意吧?」

「哎,總之你打開就對了。」葉修一臉「這點小事就不要深究」的樣子。

韓文清打開盒子,不出想像裡面就是一枚鉑金戒指,設計簡單,上面還鑲了一小塊鑽石。

葉修從衣領內拉出一串鏈子,中間也掛著一模一樣的戒指,「戴在手上不方便,就掛著吧。」

也許比起形影不離歪來膩去,在場上刀劍相對拳腳相抗更適合他們這一對十年敵手,但日子一天天過去,他們也不可能這樣一輩子。所以——

「韓文清,你願意把下半輩子交付給我嗎?」葉修淡淡的笑著說,他的眼裡卻蘊含著堅定。

韓文清愣了愣,像是高興又是無奈的笑了。這個人,真的是........

「誰讓你搶先了。」

未來還是未知數的他們,需要的是一個承諾,在人生最為燦爛的時刻,他們義無反顧的衝往顛峰,一往無前的追求榮耀。

而他們互相承諾,在終將該退出舞台的時候,他們會成為彼此的歸屬,陪伴對方繼續走完人生的路程。

「所以韓大大的回答是?」葉修的雙臂環抱韓文清,眼裡充滿著柔情似水。

韓文清嘴角上揚,將咫尺內的人抱得再緊一點,輕輕的在他唇上印下約定的印記。


「好。」



END



戒指什麼的(´・∀・`)

雖然這是老梗(?)了,但我想了很久,果然這種人生大事還是需要一個充滿代表性(?)的信物啊XD

想當初在看季後賽霸圖對興欣的時候,我他媽一番老淚都要流出來了啦(´;ω;`)韓葉的萌點實在太多了,非一二言可盡也(´;ω;`)


↓ ↓ ↓然後姑且把原本打好的東東放上來XDDD

韓文清生日快樂

喜歡你的一往無前,喜歡你的始終如一♡

套句女神講過的話:再戰十年,共同榮耀!

↑ ↑ ↑現在看著覺得...........既然是要祝賀人家生日為什麼不好好打文呢....................(#

總之終於讓草稿的數量減少了,我要再接再厲!


那麼下次見。


评论(2)
热度(30)

© 鈴木太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