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沙樹。
鈴木太太是指鈴木達央的太太不是我自己叫自己太太.........
這裡應該只會有全職高手ㄅ。

主CP:葉藍/all葉 etc.
個人:黃少腦殘粉/蘇沐秋/張佳樂 etc.

有點想念魔都生活的灣家人。
比較喜歡寫文,偶爾日常和渣圖。基本上繁體。
Plurk:musaki
Pixiv:3968168

【全職高手/吳葉】七年(下)

葉神生日快樂♡♡♡

終於打完這篇了(已死)上篇在這裡(´・∀・`)

不把吳葉打完真的什麼都沒辦法進行............結果五月就只更新了兩次orz

前面感覺有點心塞,中間也有點心塞,但還是有好好結束的真的(。



吳雪峰和興欣眾人聊著天,突然訓練室的門被打開,進來的是唐柔。

「嗯?葉修呢?」陳果探頭問道。

「他說他下午請假。」

「這傢伙………」

此時興欣眾人裡有點心眼的,都看得出來葉修擺明了是在避著吳雪峰,不過這兩人不是締造嘉世王朝的黃金組合嗎?不可能私底下其實關係是不好的吧?

眾人往隊裡唯二有可能知情的人看,魏琛搖搖頭說印象中兩人挺好的,蘇沐橙則是看著地板像是在沉思什麼。

大家只好直接看相當事人,吳雪峰卻只是苦笑,沒打算說什麼,神態中流露出一點落寞。

大概事發生過什麼吧。陳果想。人家的私事她也不好意思去刨根問底,但不免感到有些可惜,身為昔日的嘉世粉、葉秋粉,能親眼看到這兩位創造三連霸的大功臣戰在一起,絕對是令人無比激動的事。

至今陳果幾乎不曾聽過葉修提起吳雪峰的事,她原以為對方退役已久,失去連絡也是正常的——但現在看來,這斷了七年的消息,也許還纏繞了許多複雜的情感在其中。

不過當務之急,是緩解這尷尬的場面:「反正訓練也中斷了,不如我們早點去吃中飯吧?雪峰也一起來吧?」陳果提議道。

「好啊!」老闆娘都發話了,眾人紛紛響應,大家確實也沒什麼心思放在訓練上了,電腦關一關便集體吃飯去了。

 

葉修其實也沒什麼地方可去,他到處晃晃之後,還是走回了上林苑,進房間開了電腦,開了榮耀。

他愣愣的看著遊戲界面跳出來,一時間竟然沒有找帳號卡刷卡登入,而是就這麼看著主畫面。螢幕上的「榮耀」logo十年如一日的閃耀著金屬光澤,但主界面卻一年一年在更新,改善得更完善、更美觀。

他突然想不起來,想不起來七年前的主菜單是什麼顏色,想不起來七年前的老式刷卡機器是什麼樣子,想不起來七年前…………他是如何和吳雪峰親密相處的。

葉修不知道自己這樣避開見面,會不會傷到對方,但他也真的不知道,第一次,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一個人。

很多很多年前,他曾經用央求的語氣向吳雪峰撒嬌,曾經無比自信的帶領著隊員贏下冠軍,曾經睡著在對方溫柔的臂彎裡,曾經…………曾經,他們彼此相愛。

吳雪峰隔了七年突然出現的原因,他不是沒有想過,也許,他只是來看一個老朋友,也許,他仍然愛著他。

葉修不想讓自己再想下去,七年前的回憶已經淡得好的壞的都分不出,但他知道自己這七年來,不曾再像當時一般如此的喜歡一個人、依賴一個人,每當自己想起那個人,他都逼自己停下回憶。

也許是怕記憶太美好,也許是怕喚起自己心裡的那份情感——以免抬起頭來的現實,會再次讓自己感到失落。

 

卡卡卡卡卡……..

打鍵盤的聲音不斷響起,雖然葉修的心情有些煩躁,注意力比起平時來說沒有那麼集中,但手上的操作還是十分準確,和普通玩家PK對他來說,稍微心猿意馬一點也妥妥的玩爆對方。

一次次的精準操作、毫不留情的連擊到死,即使贏下再多場PK,葉修始終心不在焉。他已經在競技場裡打混一個多小時了,他嘆了口氣,覺得應該要繼續自主訓練的時候,突然覺得肚子有點餓。

他跑出興欣是剛要十一點的時候,現在已經下午一點了,正好處在飯點,雖然他感覺沒什麼胃口,但身體還是誠實的表示出進食的要求。

於是葉修離開鍵盤滑鼠,決定到樓下廚房裡泡個泡麵解決這一餐。他下樓,以嫻熟的手法泡了碗康什麼傅老墰酸菜牛肉麵、把裡面附的叉子拿來封住碗麵的蓋子,然後拿到客廳,打開電視轉到電競頻道,等待三分鐘的過去。

當他估摸三分鐘到了的時候,拔出叉子的手卻頓了一下,因為他聽到玄關開門的聲音。

咱們如果說張佳樂各種第二,運氣著實是說不上好,那麼葉修倒是對自己的運氣有那麼點信心,不只是運氣,直覺也挺準的,也許是因為他細膩的思考,讓得出的結果正確的可能性比較高,又也許他真的天生就是個好運的人,怎麼猜怎麼中。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他那種不好的預感又來了。通常這個時間,興欣不太會有人回來,陳果平時也是待在網吧,另外因為房子大而找的打掃阿姨也不是今天來,有誰沒帶東西回來拿的機率實在太小,於是,葉休想到的可能性幾乎只有一種。

唉。葉修在心裡嘆了嘆氣,反正現在關了電視再拿著泡麵跑上樓是不可能了,不如趁麵正好的時候趕緊吃吧。

葉修一邊吃麵,一邊看電視、雖然一點都看不進去。他聽著腳步聲越來越近,腦海中浮現房子的構造圖。

終於,腳步聲停在沙發後方,似乎有些躊躇。客廳裡除了葉修吃麵的聲音、電視機的聲音,只有異常沉重的空氣。

吳雪峰忽然覺得胸口很悶,呼吸有些急促。七年來,他早就想像了無數次與葉修再會面的場景、可能會有的對話,但此刻,他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

他深呼吸後開口:「葉修。」

 

正在吃麵的手明顯的震了一下。聽到呼喚他的那兩個字,葉修的心在動搖著,心裡有什麼沉澱已久的東西快速浮現了,那是幾乎沒有變的聲音,幾乎一樣的語氣,就好像和七年前一樣,還是那個熟悉到不行的人。

葉修轉頭,裝作隨意的笑了笑,說:「幹嘛?」

吳雪峰心裡覺得難過,他的小隊長從來不吝於對他笑,他也覺得葉修笑起來很好看,但……..絕對不是這種讓人打退堂鼓的笑,這是葉修在他們之間預留了距離。

「我…….很抱歉。」

葉修怔了幾秒,默默的把手中的碗給放下。站起身來,如今他的身高已經和吳雪峰不相上下了,視線的改變讓葉修有些不適應。

「抱歉什麼?你退役嗎?這些年我看了多少人離開,你不過是其中一個而已。」

是啊,只是其中一個而已。

「我不是說這個,你知道的……..」

「我知道什麼?我連你為什麼離開、離開去了哪裡、七年裡做了什麼都不知道!」

葉修用自己都沒想過的大音量說著,他心裡那股煩躁感又再次浮現,喉嚨像是燒起來了一樣。他其實不想這樣和他講話的。

吳雪峰心裡很疼,他不責怪葉修這樣傷他,他怪的是自己。要怎麼樣傷過,才能讓葉修說出這樣的話?

他知道他的溫柔,知道他的脾氣,知道他在乎什麼,知道他會為了什麼而生氣。葉修的一切,至今仍然深深烙印在他的記憶裡,不曾消逝過。

「葉修——」

吳雪峰只覺得心疼,心如刀割,他箭步走近沙發,狠狠的抱住了他朝思暮想的人,他最重要的小隊長,最重要的人。

葉修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了,下意識用了力抗拒他,便發現對方是多麼用力在抱緊他,好像自己會消失不見一樣。

他不禁覺得好笑,消失的不就是你自己嗎?

感覺到一片熟悉的氣息,葉修覺得他全身的劍拔弩張都被磨平,即使心裡還有一絲不甘服氣,身體卻大肆地感受著這失去七年而復得的溫暖。

 

他伸出手回抱,這是吳雪峰,那個在他殘血的時候見義勇為的路人,那個總是和他心神領會的好搭檔,那個愛他、包容他、溫柔擁他入懷的男人。

過去的記憶突然湧現在葉修的腦海裡,他沒有辦法停止回憶,就像七年來漸漸老舊的枷鎖,在這一刻猛然碎裂,粗暴的打開時間所形成的重重心結,逼迫他面對這令他難分難捨的人,回憶是好的壞的此刻好像都無所謂了。

這個擁抱就好像有一個世紀那麼久,好長一段時間,他們只是傾聽著對方的鼻息,感受著對方的溫度,身體像是貪婪的想要把七年份都補回來一樣,久久不肯離開。「小隊長……」吳雪峰情不自禁的喚了他,葉修下意識便動了一下,沒想到對方卻像嚇到一般突然收緊雙臂。

「哎,你幹嘛?」

「……..我還以為你又要說你不是小隊長、然後跑走。」

葉修白了他一眼,然後突然在想為什麼自己開始稀鬆平常的跟吳雪峰講話了——不過想了也是無解,索性就隨它去了。

「你沒有什麼話要說的嗎?」葉修笑笑的看著吳雪峰問道。

吳雪峰愣了愣,他還記得葉修這樣的眼神。

葉修總是帶著一種看透一切的目光,也許是他的觀察力比常人敏感,也許是他摸透了眼前的這個人,總之被他這樣看著的時候,總會有種心理所想的事都無所遁形的感覺。若要和他打交道,坦然面對就是最好的。

「對不起。」

葉修看著他,不語。吳雪峰知道這是葉修在等待的意思,七年,當然不是三個字就可以打發掉的。

「我不想成為你的包袱,所以我走了。」

「也許那時候,我的年紀還沒有大到非得離開,但是我覺得我該走了,我不希望被別人顧慮,葉修,我不想要拖累你前進的腳步,只要是有那個可能,我都不想要。」

「你注定要站在顛峰,我………真的很想要陪你走下去,但是那時,我還沒有準備好。」所以,我走了,我選擇離開。

我希望你能成為王者,站在頂端的位置發光發熱,我喜歡那樣的你,意氣風發,光彩奪目,卻又看似有些遙不可及。

 

「所以你花了七年去準備?」葉修還是面無表情的問,他不懂啊,真的不懂。

「吳雪峰,你不是我的包袱。」

葉修神情認真的宣告著,眼神直直的對著吳雪峰。

恍如隔世。

吳雪峰覺得自己好像看到了當年的嘉世小隊長,一眨眼,對方的目光還是如此的堅定,眼底的猖狂還是依舊存在。也許歲月磨去了他的戾氣,但永遠也抹不去那份屬於鬥神的自傲,這就是他,不會因為誰而改變。

吳雪峰不禁出了神,是啊,憑自己就想當小隊長的包袱?也太小看他了吧!

「……….我錯了,小隊長,想成為你的包袱,我還差得遠呢。」吳雪峰笑笑的說。

「現在的話……..很難說喔!」葉修擺出一慣的嘲諷臉,但只有彼此知道,他的眉宇間透露著一絲溫柔,好像看到當年,那位常常讓自家副隊哭笑不得的小隊長。

但是事實上,七年早已過去,兩人的臉上都有著歲月的痕跡。葉修的臉龐早已脫去當年的稚氣,雖然他兩眼周圍的黑眼圈還是十年如一日的掛在那裏。相比吳雪峰的長相倒是沒什麼變,看著葉修的眼裡依舊含著笑,還是當年那個正氣十足的老好人。

葉修微抬著頭,凝視著比他高一點的視線。以前,他們這一秒就會交換一個吻,如今當葉修想起這份熟悉感,反而是愣了一下。

他心中一直有的煩躁感不知何時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漸漸浮現的猶豫不安。

吳雪峰像是察覺到了什麼,正起臉認真的對他說:「我不會再離開。」

葉修的心裡一震,像是恍然大悟,原來自己沒有眼前這個人存在的實感。

如果這次又失去他,自己還要用多少年去淡忘?

他擔心的,這次,吳雪峰努力的在保證。

「葉修。」吳雪峰再次重重的喚了他。

是啊,七年前,吳雪峰沒有準備好,但現在,怎麼變成是他沒有準備好了呢?

葉修在心裡自嘲了一聲。怕什麼?就算失去,也不過是重頭再來罷了。

葉修仰頭輕覆對方的唇,包含著他莫大的寬容與決心。

「你說的。」不會再離開。

「絕對不會。」

吳雪峰執起葉修的手,獻上他最真心的親吻。

 

再次牽起你的手,是因為我愛你。

 

END



終於!!我都要感動致死了,我都以為要坑了(。

然後在今天完成當然不是偶然!(你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偶然

總之↓ ↓ ↓

葉修生日大快樂♡♡♡

喜歡你的堅定,喜歡你的猖狂,喜歡你的一切♡

轉眼又是一個十年,榮耀永遠與你同在!

然後↓ ↓ ↓

可愛的葉秋也生日快樂(`・ω・´)


今天是個神聖的日子♡我要出去跑一百圈表達我滿溢的喜悅之情♡

那麼再會(`・∀・´)


评论(2)
热度(23)

© 鈴木太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