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沙樹。
鈴木太太是指鈴木達央的太太不是我自己叫自己太太.........
這裡應該只會有全職高手ㄅ。

主CP:葉藍/all葉 etc.
個人:黃少腦殘粉/蘇沐秋/張佳樂 etc.

有點想念魔都生活的灣家人。
比較喜歡寫文,偶爾日常和渣圖。基本上繁體。
Plurk:musaki
Pixiv:3968168

【全職高手/葉藍】葉神觀察心得

千萬不要被標題騙了,這只是一個爛爛的梗,大概是剛入坑的時候寫的但一直沒有發。

稱作<葉神觀察心得>實為<與葉神恩愛的每一天>。



自藍河搬來H市和葉修一起住之後,也過去一個月了。他們異地戀了好一段時間,終於在葉修退役後不久同居了,兩人在上林苑小區裡合買了一間格局比較小的屋子。同一個小區,互相照應也方便。

直到真正的朝日相處下來,藍河才對葉修有著更深刻的了解。

「葉修!剛剛不是叫你起來了嗎?不要再回去睡了!」藍河邊喊邊和床上那人爭搶著棉被。


葉神觀察心得其一:早上.........應該說中午總是起不來。至於是真的起不來還是故意討小劍客打,這就無法得知了。


「小藍..........哥七點才睡的啊...........」葉修無精打采的說,邊打哈欠拖著身子走進浴室梳洗。

「不是說好了早上要去買東西嗎?你下午還要去興欣露臉的吧?」

藍河聽陳果說,最開始葉修當網管值夜班的時候,都是白天睡覺晚上打遊戲,直到戰隊成立之後,作息才漸漸正常的。

不過..........怎麼好像退役之後又打回原形了呢?退役之後,葉修沒事就是在網遊跑來跑去,也常常跟著伍晨去搶BOSS搶材料。

以後自己不值夜班的日子還是把他拉去睡覺好了............藍河默默的想。

藍河邊看電視邊吃飯,葉修這才來在他旁邊坐下,手裡一碗白飯,端詳著茶几上剛炒好的幾盤菜。

「哎,都是我喜歡的,你去問老闆的嗎?」葉修看著那三菜一湯,沒有他不吃的東西。

「湊巧而已吧。」藍河一臉專注鎮靜的夾菜。

「可是老闆昨天跑來問我不吃什麼。」

「咳咳咳..........」藍河一驚,不知道是因為嗆著了還是怎麼樣,臉頰有點紅。沒想到偷偷去問葉修的喜好,人家卻直接問本人來了。

「你明知故問.........」藍河一臉生氣的對上那奸詐的笑容。

葉修覺得這小劍客實在是太可愛了,他笑笑的說:「這你該問沐橙啦!老闆也搞不清楚的。」

藍河不語,繼續吃他的飯。無奈啊!

對於葉修的狡詐,藍河倒是領(shou)教(hai)已久,常常講話就講不過他了,更別說跟這位戰術(xin)大師(zang)討論心機。

「有你真好啊,小藍。」葉修認真的夾著菜,看似隨意的說,但語氣裡無不充滿著溫柔和愉悅。

藍河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就是這樣才狡猾啊!先是玩弄了人家之後,又這麼認真的說這些話........

關於說話很直這點,他也是早知道的,什麼難為情的話葉修都能臉不紅氣不喘的講出來,包括那些被人說無恥、沒下限的部分也是。

「別說了...........」藍河無力的投降。


吃完飯之後,兩人弄一弄出門,他們要去大賣場補足一些日用品和廚具。雖然藍河也可以自己去買,但看不下去葉修實在太缺乏運動了,只好死拖活拖把人拉出門。

才出門沒幾步,他就看到葉修掏出菸盒,於是他爆手速(?)把菸盒搶過來。

「沒收。」


葉神觀察心得其二:葉修可以不吃飯,但不可以不抽菸,就跟呼吸空氣一樣是生命所需。


「殺人啊!小藍你行行好..........」葉修一副天崩地裂要死不活的樣子。

「等等進賣場也是不能抽的,你就忍耐一下。」藍河以無比端正的姿態無視對方的苦苦哀求。

「這麼頻繁抽,遲早會抽出病的。」

葉修怔了怔,默默的拉起藍河的手。藍河是真心為自己著想,現在也就別逞嘴上性子了。


「下午好。」藍河上了興欣網吧二樓,目前是興欣戰隊的大本營。通常藍河只會在外面公共區域行動,畢竟他還是藍雨的人,雖然陳果早就把他當做自己人,也知道藍河不會做那些見不著光的事,但藍河本人還是十分注重分寸。

現在正好是隊員的休息時間,已經有幾個人在外面沙發休息了,此時看到藍河上來,都很熱情的打了招呼。喬一帆看到藍河大包小包,便上前來幫忙。

「你一個人?前輩呢?」

「嗯?他剛剛還在......」藍河疑惑的回頭一看,才看到本應和他一起上來的葉修,現在還在差幾步的階梯上裝死。

「前輩!」喬一帆看那邊的狀況更誇張,正想著是不是先去幫忙葉修比較好,就看到包榮興已經上前幫手了。

「大神你丟不丟臉啊.............」藍河無奈。


葉神觀察心得其三:名副其實的戰五渣,體力之虛讓人無法相信和當初連玩三十六小時榮耀的人是同一個。


「我老了啊.........」葉修拖著身子上樓。

「才三十歲別喊老啊!」

「小藍........」葉修忽然抱住藍河,低沉的聲音在他耳畔響起。

「葉、葉修你幹嘛!」藍河一驚,這可是公共場合啊!那裡還有興欣的人在看著啊!

此時方銳和魏琛已經開始在背景各種大呼小叫,蘇沐橙笑笑的拿出手機,陳果要遮不遮的也跟著害羞起來了,其他人則裝作沒事人的各種偷瞄。

葉修和藍河在獨處的時候,肢體上的接觸會比較多,但平常由於小劍客的臉皮薄,除了言語上的調戲以外都很一般。他不知道葉修吃錯什麼藥,藍河的臉現在就像燒壞了一樣紅。

「我.............」

「什什什什麼!?」藍河的心跳不斷加速,想掙脫也推不開前面的人。

「我.............」

「想抽菸了............」

「..................」藍河無語了。

藍河無奈的抬頭,便對到菸癮上來的葉修,眼神各種痛苦,一副生無可戀只求一根菸的樣子。藍河暗暗在心裡嘆了口氣,自己還是不忍心看自家大神這樣。葉修看到藍河從外套口袋裡拿出早上被沒收的菸,看著都像在和十年不見的好朋友重逢。

藍河苦口婆心的說:「不可以抽太多!」

「遵命。」葉修俯了俯身,唇瓣輕點上了藍河的,隨即離開。藍河才反映到自己被親,葉修早就老神在在的跑出去抽菸了。

「............」

場面一面寂靜,他背後的興欣眾人,該傻的都傻了,原本在笑的還是在笑,剩下的基本上都處於一個呆滯的狀態。

藍河表示:他真的不想轉身了,能不能就這樣原路回家?


END


是的就這麼結束了。原本是想TBC的,但我一時半刻有點無法思考,還是先不要為難自己好了.............(。

是說某天想找以前打過的文才發現:TM每一篇標題根本一樣,於是終於願意打上很像篇名的東西了(但其實幾乎都只是30題的題目

取名真的好累,大概跟螢幕相對無言一個世紀才勉強想出一個標題orz


那麼再會啦。


评论
热度(15)

© 鈴木太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