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沙樹。
鈴木太太是指鈴木達央的太太不是我自己叫自己太太.........
這裡應該只會有全職高手ㄅ。

主CP:葉藍/all葉 etc.
個人:黃少腦殘粉/蘇沐秋/張佳樂 etc.

有點想念魔都生活的灣家人。
比較喜歡寫文,偶爾日常和渣圖。基本上繁體。
Plurk:musaki
Pixiv:3968168

【全職高手/白色情人節】

連貫性可能有又可能沒有。總之情人節篇這裡(´・ω・ˋ)

3/14當天來得太隱密我都沒發現,想說過都過了那就慢慢打吧哈哈哈(。


CP:王柔/盧劉(無差)/雙花/周江/葉藍



——王柔的場合。


一個月轉眼就快到了,王杰希早就找好了幾個巧克力甜點的食譜,平日晚上有空的時候在宿舍的公共廚房裡練習,星期日更是和雞蛋麵粉巧克力耗了一整個下午。

雖然王杰希對料理還是滿有心得的,但甜點倒是第一次做,打蛋攪拌捏造型對他來說不是太難,反而是進烤箱之後讓他失敗了好幾次,明明照著網上食譜做了,但烤出來不是太硬就是太糊。

最終他決定做的是巧克力杏仁餅乾,過程不是太難,也容易上手。

經過了幾次經驗,王杰希已經可以不看食譜做了,懂得奶油要打到什麼程度烤出來才不會太硬,也會適當的加一點小蘇打粉讓餅乾咬起來比較酥脆。

這段時間他也跟宿舍的烤箱打好了關係,時間上的掌握更加精確,烤出來的成品給了幾個隊員試吃都讚不絕口直呼隊長退役後直接去賣甜點吧。當然太浮誇的部分王杰希就直接過濾掉了,不過自己試吃的結果也覺得,嗯,可以給自己女朋友交差了。

雖然餅乾可以放比較久,王杰希還是在星期六一大早就把餅乾連同卡片送了生鮮快遞,總之不知道什麼原理,中午過後唐柔便打了通電話過來說自己收到了。

『還滿好吃的,練習了多久啊?』電話裡唐柔的聲音充滿笑意。

「................我吃了兩個星期的巧克力餅乾,現在聞到巧克力的味道就飽了。」王杰希無奈的說。這兩星期幾乎每天晚上他都耗在調理台,餅乾當然不可能只做四五個,於是從某天開始,微草的隊員們發現他們的隊長休息時間都在吃餅乾,一個禮拜後,隊長開始見人就發小點心,大概是吃到倒胃口了。

電話的另一頭輕輕的笑了一聲,兩人又聊了一些小事,唐柔的心情似乎不錯,還開了王杰希幾個玩笑,說下次記得PO圍裙照給她。最後互相祝對方晚上的比賽順利,便結束了電話。


後來王杰希的手機裡多了一個時下真文青假文青半文青都愛下來裝逼的某食譜APP,為了在女友面前多變點花樣,賽場上的魔術師正往餐桌上的魔術師邁進。



——盧劉的場合。


劉小別原本是沒有什麼「白色情人節」的概念的,直到某一天他們的隊長王杰希開始各種吃點心,引起廣大隊員們各種討論之後,他才被柳非科普了這個節日。

「還能幹什麼?當然是白色情人節給唐柔妹子回禮啊!啊啊隊長真是個新好男人為了女朋友做糕點」以下略。

情人節巧克力的回禮?劉小別想到就覺得好麻煩,到底為何盧瀚文要跟人家妹子一樣送什麼手工巧克力呢?那個徐景熙真的是................劉小別心裡的牢騷一不注意就轉到了他的七期好友身上。

內心掙扎了很久天人交戰一百回之後,他還是默默拿起手機開始百度。

原來最開始西方的情人節是男方送禮、女方在白色情人節回禮的,不過因為在亞洲某國所盛行的正好相反,經過其強大文化實力的潛移默化之後,亞洲紛紛流傳著女方送禮男方回禮的習慣。節日至今更是沒有特別強調男方女方,總之就是表明心意與回覆心意的兩個節日。

網上說送禮似乎不限於甜點,但他看到什麼對戒啊項鍊的,心想送一個小鬼這也太早了,他跑一跑跳一跳就弄不見了怎麼辦?

但是看到送花送巧克力,他又覺得有點彆扭...................於是劉小別再次陷入了糾結。

就在他裝死裝了三四天之後,他的QQ收到了私聊,傳來的正是藍雨的徐景熙。

『白色情人節要到了,你要記得回禮給我們家瀚文!』

「麻煩死了.......是有什麼好送的」

『情侶送戒指不錯』

「我們還沒有到那個階段吧.......而且那小鬼弄不見怎麼辦」

『那你們是什麼階段?』

「...............」

劉小別回刪了「我也不知道」,只回了幾句刪節號,而對方回了『總之你記得回禮,真想不到我再給你想辦法,不准害我們藍雨的未來哭』之後就下線了。

哭?那小鬼就算哭了,也會自己振作起來的吧。劉小別想著,和自己相差了五歲的少年,總是以積極的態度去看待一切,在賽場上受到挫折,擦乾眼淚之後繼續彌補自己的不足;有了喜歡的前輩,也不因對方的態度曖昧不明而氣餒,仍然滿臉笑容的上前來纏著他。

今天對他小鬼小鬼的叫,但等他長大之後可就不是了,當再沒有理由的時候,是不是自己才願意正視這份感情呢?說到底,盧瀚文也不一定會一直喜歡著自己啊,每天和一個愛理不理的人講話,自己想到都覺得累。

劉小別在床上滾過來滾過去,最後還是起身到電腦前繼續百度了。


白色情人節當天,藍雨戰隊收到了一份來自B市的包裹,收件人盧瀚文,寄件人劉小別。

盧瀚文在喻文州和徐景熙溫暖的視線下興奮的打開了包裹,裡面除了一個小卡以外是一個鵝絨的小方盒,正當徐景熙在心裡大叫「臥槽那傢伙不是說不送戒指嗎」的時候盧瀚文打開,裡面卻不是戒指,而是一個純銀的耳釘。

盧瀚文拿起卡片,上面寫著:「長大才能戴,在那之前好好保管。白色情人節快樂。」最後是與正文潦草的字跡比起來相對好看的「劉小別」三個字。

「哇啊啊啊!!!」盧瀚文開心的大叫,拿著耳環三百六十度端詳了很多次之後,便跑出去給劉小別打電話去了。

至於當天晚上轉播比賽的時候,眼尖的微草粉發現劉小別不知何時打了耳洞、帶著一個銀色耳釘的事情,就又是後話了。



——雙花的場合。


情人節的時候,他們吃的巧克力嚴格來說還是張佳樂代言的廠商送的,沒有誰送誰的問題,所以白色情人節到了,他們也沒有太在意。況且這天還有常規賽,霸圖和義斬都是客場作戰,舟車勞頓下也沒有時間約出來。

張佳樂在酒店大廳等著眾人集合完去吃飯,一邊百無聊賴的刷著微博,這時酒店裡一位年輕的服務生,大概也是玩榮耀的,眼神興奮的過來和大神說話,說剛剛一件他的包裹送到了酒店來。

張佳樂愣愣的應了聲,跟著服務生去前台簽收,心想有什麼人會寄東西給他?要是粉絲也不用特地寄到客場的酒店來吧?

張佳樂在紙上潦草的簽了名,接過了一個正方形扁盒,一邊走回沙發上端詳。他打開最外層的牛皮紙之後裡面還有一層包裝,深褐色的包裝紙上有燙金的英文字母,正是他代言的那家巧克力廠商。

這廠商也太好了吧?還寄到客場來是怎麼回事?張佳樂疑惑歸疑惑,還是各種開心的打開它,畢竟這個牌子的巧克力是他最喜歡吃的。

正好打開包裝的時候一張白色的卡片掉下來,張佳樂撿起來一看,上頭寫了一排字:「Happy White Day.」署名是孫哲平。

張佳樂開心又好笑,心想,都什麼時候了還來搞浪漫,畫風不太對啊大孫?

張佳樂先拿了一個巧克力起來吃之後,跑去叫張新杰給他拍照,張新杰找了六次角度,從他看起來最帥的角度幫他和巧克力合了影。

霸圖_張佳樂V:收到巧克力啦!白色情人節快樂![圖片]

幾分鐘之後,他看到孫哲平默默轉發了,然後他又轉發了孫哲平的。

霸圖_張佳樂V:好吃! //@義斬_孫哲平V:好吃嗎? //@霸圖_張佳樂V:收到巧克力啦!白色情人節快樂![圖片]

於是現在正好也在吃飯或等吃飯的選手們,看到這個看似普通實為秀恩愛微博都炸了:等下還要不要好好比賽了!集火這兩個脫團狗!!



——周江的場合。


夜晚,輪迴隊員們聚在大廳裡慶祝著今晚主場的勝利,俱樂部特地叫了一些外賣給眾人當宵夜,並以果汁代酒互相乾著杯。

解散的時候接近十二點了,周澤楷和江波濤兩人在宿舍前的中庭裡散步當消化,他們走得很慢,輕輕的握著對方的手,這已經是他們之間的一種習慣。

江波濤隨意的抬頭看著天空,周澤楷也跟著抬頭,S市的空氣品質不好,想要看到繁星點點根本是不太可能的。

兩人沉默的看著天空,江波濤一直有種旁邊的人很想講什麼的感覺,不過他當然也曉得,這位無解的槍王在「想講」和「講出來」之間還有一條漫長,也許無盡的過程。

就算是江波濤,也不一定能理解周澤楷想講的每一句話。於是等到脖子抬都抬痠了,周澤楷才慢吞吞地開了口。

「白色......情人節快樂。」周澤楷牽起江波濤的兩隻手,對他靦腆的笑了笑。全聯盟最帥的笑。

喔,原來是這個啊。比起二月的情人節,三月的白色情人節過的人比較少了,多數人即使看著日期一時間也不會聯想到。

「你也是,白色情人節快樂。」江波濤笑笑說,想不到對方還會記著這個日子。

周澤楷的眼神又到處游移了幾下,然後說:「............沒回禮,抱歉。」

「沒關係啦!我送小周巧克力本來就不是為了回禮。」

江波濤看周澤楷微微抿著嘴,表情依舊不太明顯,眼神直勾勾的看著他,被看著的人都快要不好意思了。

「想回禮想了很久嗎?」他覺得對方似乎有些遺憾。

周澤楷點點頭。

江波濤咯咯的笑了,溫柔的說:「謝謝,不過只要小周在我身邊就是最好的禮物了。」

「............嗯,我也是。」我也是,只要你在我身邊就好了。

周澤楷也笑了。他們在月光下交換了一個吻,一起度過白色情人節的最後時刻。

即使沒有繁星點點,有你在身邊就好了。



——葉藍的場合。


三月十四號這天,常規賽興欣主場對某中下游戰隊,前一天葉修早早就睡了,而藍河剛好值大夜班,於是一大早葉修起床的時候,藍河還在電腦前奮鬥。

葉修迷迷糊糊的下床,從後面環住藍河,打了個大哈欠之後跟對方道了早。

藍河拿下耳機,然後往身後人的頸窩蹭了蹭。

「早安。」

「還多久下班?」

藍河點開手機看了下時間:「一小時吧。」

「辛苦了。」葉修揉揉藍河柔軟的髮,便轉身出去盥洗了。

大概十分鐘之後,藍河才聞到一股濃郁的巧克力香飄來,便看到自己的馬克杯被放到電腦桌上。

他將手離開鍵盤與滑鼠,拿起了那杯冒著熱氣的巧克力可可,暖暖的。

「情人節的回禮。」葉修笑笑的說,他手上也拿著一杯一樣的熱飲。

「情人節?」

「聽說今天是那啥,白色情人節。」

藍河怔了怔,想想一定又是蘇女神告訴他的,不然一個專注網遊十幾年的宅男怎麼可能會記得這種日子?

「咳,回禮就這樣啊?」藍河歪著頭問。

「不喜歡?」

他指了指手中的杯子:「好歹我也是親手做的巧克力,你這個根本就是櫥子裡的瑞O小姐吧?」

「...............饒了我吧藍橋大大。」葉修在心裡舉雙手投降。

藍河看著葉修那張無奈的表情笑了,對方拿他沒轍的表情真是怎麼看怎麼不膩。

「鬧你玩的呢,讓你去做甜點還不把我們家給炸了?」

葉修鬆了口氣,制裁似地伸手弄亂了咯咯笑個不停的小劍客的頭髮,又傾下身給了他一個吻。

「喝點熱的等下睡得好,趁熱快喝吧。」

「嗯。」藍河揚起嘴角笑了。

熱可可甜甜的,喝得他心裡也暖呼呼的。

就像有你的每一天。


END


打了一個多月就是不一樣,字數都爆了(。(我終於更新了天啊

各種遲到的tag一下全職完結一周年,真的好快!其實我是完結後的七月才入坑的,看的速度很緩慢,甚至還陪我考了大學.................(。

謝謝女神,謝謝每一個角色,故事雖然結束了,但榮耀不滅,人物還在繼續,我會永遠愛著你們♡


那麼再會(´・∀・`)


评论(2)
热度(80)

© 鈴木太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