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沙樹。
鈴木太太是指鈴木達央的太太不是我自己叫自己太太.........
這裡應該只會有全職高手ㄅ。

主CP:葉藍/all葉 etc.
個人:黃少腦殘粉/蘇沐秋/張佳樂 etc.

有點想念魔都生活的灣家人。
比較喜歡寫文,偶爾日常和渣圖。基本上繁體。
Plurk:musaki
Pixiv:3968168

【全職高手/吳葉】七年(上)

說打就打!來寫吳葉嚕嚕(`・∀・´)

發現不把吳葉打完根本沒辦法打其他的orz

小隊長什麼的真的好萌啦<33333


原本想取個篇名以免被忘記,結果和電腦相對無言了十分鐘還是放棄了(。(取了ㄛ取了ㄛ取了喔!!!(終於取篇名了很激動(只有兩個字

(其實這篇已經打超久了,覺得這樣下去不行所以先發個上啦(#



時間永遠是沖淡感情最好的方法,即使當下再怎麼牽掛放不下,太陽也會依舊升起,日子仍然要繼續下去,當它漸漸淡出生活之後,他便會成為記憶中最美的回憶。

可是一件事,一個人,早已淡出很久很久的人,在某一天悄聲無息、一點預兆都沒有的再次出現的時候,是該重拾昔日難解的情感,還是讓他維持記憶中最美的樣子呢?


吳雪峰回來了。

吳雪峰,第三賽季為嘉世創下三連霸王朝之後便退役,而後知道他去向的人並不多,就連他曾經的隊長葉修,也只是知道他出國定居,僅此而已,那之後便音訊全無,而葉修也未曾主動連絡。

葉修看著七年前便再也沒有,至少自己上線時從沒看見有亮過的QQ頭像,又再次深吸了一口菸,吐出,煙霧瀰繞。

七年了,這七年來一點消息都沒有。就連回國的事情,竟然也不是對方親自和他說的,而是另一位退役已久的某微草選手給葉修來的消息。

葉修熄滅了才剛點沒多久的菸,對著電腦螢幕發呆了許久,然後又是粗魯的從菸盒裡拿出一根菸,點了幾次才把它給點上。

煩躁。他現在只覺得心裡莫名的煩躁,即使他仍是一副蠻不在乎的樣子,只有他自己知道胸口那股隱約的躁動感。

「葉修,你跟他見不見面?」蘇沐橙湊到他旁邊問。她沒有特別講出「他」的名字,因為葉修肯定知道她指的是誰,她也看出葉修眉間微微透著的焦躁。

「有什麼好見?」葉修又吸了口菸,諷刺的說道:「見不見不都一樣嗎,人家都過新生活去了,只有我們還在網遊裡攪和。」

「唔,不見就不見。」蘇沐橙點了點頭,然後又回去做她的事去了。

葉修看了看開著榮耀的畫面,心裡一股煩躁又升起,他從抽屜隨便拿了張帳號卡,然後乾脆的把開著的戰鬥法師小號給關了。



「小隊長...........葉修,對不起啊,我沒有辦法再繼續陪你了。」

「就這樣結束吧。」

那時吳雪峰仍是那樣溫柔的笑著,即使心裡充滿無奈和惋惜,即使在這之後他們便會形同陌路。




興欣訓練室今天整個籠罩在一個低氣壓裡面,所有人都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因為低氣壓的來源居然是他們的隊長葉修,那個總是雲淡風輕、一派懶散的葉修。

以往葉修也會嚴肅的沉思或是眉頭深皺,但沒像今天這樣似乎是有所不悅的樣子。說是不悅,也就是殺人殺得比平常還要快要狠,或是一根菸沒吸多久就捻熄、然後過不久又拿一根做重複的動作,再或者是開口說的垃圾話比平常要更嘲諷和簡短。

葉修看了看旁邊的位置,空的,蘇沐橙從早上就沒見過,問老闆娘也是顧左右而言他,三兩下就說要跑去看店。他只有不好的預感,而且他覺得這個預感有十之八九就是跟他想的一樣。

他正估摸著要不要去哪裡避避的時候,看手裡的菸盒剛好也空了,便嘆了口氣,站起來準備下樓去買菸,也不知道他一站起來就嚇死了這空間裡好幾個人。

他還沒走到門口的時候,訓練室的門就被開啟了,也不給他一點心理準備的時間,那張熟悉無比的面容便出現在他眼前。一瞬間他心裡想到的是,七年了,那人幾乎一點都沒變。

對方一開門就看到他也是一臉驚訝,而不等對方,葉修就先開口了。

「唷,老吳,好久不見。」葉修笑笑說。皮笑肉不笑。

「然後我走了,再見。」

葉修說完,馬上面無表情的快速往門外走,他看了一同站在門口蘇沐橙一眼,也沒帶有什麼責備。他們雖然不曾同為隊員,但她從一開始就跟嘉世關係很是密切了,吳雪峰她當然也是認識的,昨天蘇沐橙問他,今天又一早就不在,葉修早就猜到她是跟誰約好了。

「等等、小隊長!」吳雪峰看葉修真要離開,便急忙抓住他的手腕,叫道。

話才剛落,葉修就轉頭低吼:「我早就不是你的小隊長了!」

吳雪峰不是真的很用力抓住,所以葉修一揮就甩掉了他的手,然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現場。


無言。此時興欣訓練室裡只有死一般的沉寂。他們沒有一個人看過葉修發那麼大的脾氣,大家也不看電腦了,眼神紛紛往吳雪峰那裡瞟,現場認識吳雪峰的也就只有魏琛和蘇沐橙了,其他人此刻都是一個想法:這突然出現的男人到底什麼來頭,怎麼一來就能把葉修給惹生氣?

吳雪峰望著樓梯口那邊發怔,轉頭一看整間人都在看他,只好尷尬的笑了笑。


葉修下樓從後門出去之後,快速的到隔壁的小店買了包菸。他吞吐了幾回,慢慢的冷靜下來,默默拿出外套裡的墨鏡帶上,以免心情都不好了還要被人認出來。

葉修真的很難得生氣,但他仍然會為了他珍視的人事物動怒。就像上一次在挑戰賽時,為了他視如親人般重要的蘇沐橙生氣。

他也沒有亂晃,就待在後門旁邊抽著菸,他不怕吳雪峰跟著下來找他,至少蘇沐橙不會讓他來的。

想著想著,後門居然被人打開了,葉修正驚訝,便看到出來的人,是唐柔。

「怎麼是妳?」顯然葉修沒想過是唐柔下來的可能性。

「果果讓我來看看你跑哪了。」唐柔說,她站到葉修旁邊,學他漫無目的的看著天空。

「還能跑哪?」

「嗯.............比如原本是嘉世俱樂部的空地之類的?」顯然唐柔已經知道吳雪峰的來歷。

「哈,我什麼時候這麼感性了。」

唐柔原本就心思細膩,腦袋也不差,當然聽得出來葉修這句自嘲,不只是對於自己剛剛的那句話。

「我好像真沒看過你生氣。」唐柔說。

葉修嘆了口氣,說:「我沒生氣。」

「至少我們沒看過你這麼不冷靜。」

葉修沒回答,只是又深深吸了口菸,長長吐出。

「吳雪峰呢?」

「在上面跟大家聊天。」

「喔。」


兩人又沉默的看著天空許久,還是唐柔開口了。

「你跟他吵架了嗎?」她又補了一句,「不想說沒有關係。」

「...............也不是吵架,這我也說不清,總之就是看他就煩。」

「他看起來人挺好的。」

「是啊,他人是很好................我跟他在遊戲裡認識的,那時我跟老韓PK,圍觀的有人想趁我血少攻擊我,他就跑出來弄了個念氣罩擋著。」

葉修笑笑的說:「很奇怪吧?這種事遊戲裡多得很,這傢伙也太正義了。」

唐柔看著葉修講一講往事又笑了,怎麼也不覺得他們兩個是有什麼過節。

葉修笑完了,表情又漸漸回復平淡,他熄滅了手上的菸,過不久又拿了一根出來點著,然後大大的嘆了口氣。

也許此時他雙眼直視著前方,但他看見的,是那些被勾起的陳年回憶。

為什麼又回來了啊,吳雪峰?就不能繼續在回憶裡待著嗎?

「小唐,幫我跟老闆娘說我今天請個假,午飯我會自己解決。」


第三賽季,嘉世三連霸締造王朝,舉隊上下都歡騰得要命,相較之下副隊吳雪峰的退役聲明好像沒有被特別關注,畢竟他並不是一位特別引人注目的選手,和在場上大放光彩的葉秋不同,即使他也是替嘉世拿下冠軍最重要的功臣之一,他的奉獻總是不動聲色。

葉修永遠不會忘記,七年前吳雪峰離開的那一天。

「小隊長,葉修,對不起。」

「謝謝你帶給我這麼多美好的日子。」

吳雪峰微微笑著說,說著讓葉修無法接受的話。

他們曾經相愛過,吳雪峰對葉修的毫無保留,無微不至,答應他要一起走下去。那時葉修十分依賴吳雪峰,也告訴了他自己的本名,到哪裡他們幾乎都會一起出現。

但這並沒有長久,吳雪峰最後離開了,離開嘉世,離開職業圈,離開葉修。

到最後他都沒有說什麼理由,只有「謝謝」、「對不起」,和他一慣的溫柔微笑。

垂下頭,當時的葉修腦中一片空白,他的心好像突然開了個大洞。他只能抬起頭,笑得很醜,但他強迫自己一定要笑著。

「保重。」

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他無法再咬出「有空連絡」這幾個字。

結果就真的七年都沒有連絡,那天之後,一次都沒有。


TBC


終於(累

其實這篇故事真的很簡單,就是常見的那種(哪種

可是我寫這篇的時候很心塞,所以老葉也被我寫得心情很暴躁orz

我真的是葉神腦殘粉啦~~~(想表達什麼


講到文中老葉的心情,要說生氣也不是,不是生氣也不是,總之有的時候那種很煩的感覺真的找不出名字。


那麼下次見。


评论(2)
热度(21)

© 鈴木太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