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沙樹。
鈴木太太是指鈴木達央的太太不是我自己叫自己太太.........
這裡應該只會有全職高手ㄅ。

主CP:葉藍/all葉 etc.
個人:黃少腦殘粉/蘇沐秋/張佳樂 etc.

有點想念魔都生活的灣家人。
比較喜歡寫文,偶爾日常和渣圖。基本上繁體。
Plurk:musaki
Pixiv:3968168

【全職高手/葉藍】半夜一起看電影

終於可以打鍵盤了(;w;)

鈴木太太本人是在S市,真的好冷喔哭哭,昨天還發現兩支手和腳踝都被畫破了,真是所謂的「風之殤」哎(..........對不起這是犬夜叉的某一招(有種自己講了冷笑話的感覺(爆

不過今天開始好幾天的溫度都出現十位數了!真的很想對天唱感恩的心!(拜天

哎離題了,總之冬天這麼冷我想試著表現葉神驚人的男友力ㄏㄏ


同居30題——0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葉藍的場合。


冬日高掛,藍河看著那裝飾般的太陽,懷念起沐浴在陽光下應該要感受到的溫暖。

H市和G市的冬天是很不一樣的,他到現在仍然不能完全習慣。這裡當然是比G市冷多了,冷到讓他想要一整個冬天都死在有暖氣的家裡不出門,不過身為一個健康的宅男代表讓他沒有辦法這麼做。

一回到家看見某間房門半開著,他就知道裡面的人醒來了,而且肯定是在電腦前面。藍河先把買的東西放在餐桌上,然後邊脫著大衣邊走進房間。果不其然,他看見葉修正隨意的翻著網頁。

「什麼時候醒的?早餐吃不?」

「剛才醒的,我直接等午餐吧!」葉修整個人帶電腦椅轉過來說,手上還捧著一杯熱牛奶,大概是充當早餐。

「好。」他看看時間,確實快要到中午了。

藍河將外套掛起,然後解了脖子上的圍巾,又把頭上的毛線帽脫下。冬天每逢出門,他都要把自己包得嚴實才敢踏出家門一步,葉修不禁想起之前蘇沐橙把自己包成球一般的偽裝,真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葉修看著藍河,發現全身上下唯獨他的雙手沒有裝備。

「小藍啊,怎麼沒戴手套?」他一邊招手示意讓藍河過來自己這邊。

「拿錢不方便,就沒戴了。」藍河也是個乾脆的主,此時比起溫暖更注重實際,而且手還是可以放口袋的。

葉修用雙手包覆住藍河的手,剛才熱牛奶的餘溫讓他的手跟藍河冰冷的手形成對比,顯得特別溫暖。

他把藍河的手拉過來哈了口熱氣,努力的溫暖藍河凍僵的手,他看著那透紅的指尖,輕輕的親吻了一下:「都凍得發紅了,我會心疼啊!」

藍河沒有回答,但是此時他覺得,心很暖很暖。他和葉修對上眼,然後微微的笑著。

他能感覺到自己手心手掌的溫度在漸漸上升。雖然平時葉修不只嘴上不饒人,玩遊戲搶BOSS也從來不給一點機會,但這是因為面對榮耀,葉修的態度永遠都是很端正的。

藍河知道,葉修真的很寵他,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但是在他需要的時候總能發覺葉修的貼心,儘管是那麼的不被人注意,有時也許還伴隨著數招嘲諷技能。

「給你泡杯熱牛奶吧?」葉修笑笑的問。

藍河也繼續笑著:「好啊。」


這天晚上輪到藍河煮飯、葉修洗碗,葉修做完工作之後經過客廳時,發現自家小劍客在電視機前面弄著光碟片。

「嗯?你要看電影?」葉修走過去問。

「對啊,早上出門的時候經過錄影帶店,就隨便挑了幾部。」藍河邊說邊把包裝遞給葉修看。

「一起看不?」藍河直接按了播放鍵,然後回到沙發上蓋起他準備好的毯子窩好。他們買沙發的時候特地選了一邊比較寬,可以讓一個人直接躺著的沙發床。

「嗯.......看看吧!」葉修一臉就是沒什麼興趣的樣子,不過藍河要看,他也就跟著一起看吧。

葉修也走到藍河旁邊坐下來,把他身上的毛毯往自己拉一點,藍河拿的毯子挺大的,把兩人包覆起來也綽綽有餘。當他正要伸手摟住藍河的腰的時候,藍河突然想到什麼一樣跳起來。

「啊,差點給忘了。」藍河小跳步到冰箱前面,打開冰箱門,拿出了一袋罐裝啤酒。

葉修看見那袋啤酒,驚訝的問:「你要喝酒?」

他知道藍河算不上很喜歡喝酒,酒量也就是一般人的平均水準。不過跟他這個只能喝烏龍茶的人比,也不是在一個等級的了。

「一時興起就買了,也好久沒喝了嘛。你看,是水果味的。」藍河把啤酒拿出來放在茶几前,他顯然是把每一種水果都買了一瓶,數一數總共有六瓶。

「六瓶........」葉修無語。那是他一生都達不到的高度。

「嘿嘿,我可以每種口味都分你一口!」

這時電影已經要開始演了,藍河拿了一瓶又跑回沙發,葉修掀開毛毯讓他進來,他也自動的往葉修懷裡靠了靠。

「可以抽菸嗎...........」葉修已經預見自己會很無聊了。

「不行,抽菸有害身體健康。」

「可是你喝酒也對身體不好,你看你一共喝六瓶,我就只抽一根。」

「我幾個月也才喝這麼一次,你一天就抽掉幾包了?」

「................」

「不行就是不行,不要那樣看我。」


五個小時過去,已經接近十二點了,這時他們終於看到藍河買的第四部,也是最後一部電影。

剛剛第三部是個恐怖片,一開始他們都自認為自己不會被嚇到,結果中間出現一個神轉折,整部片進入迷一般的便當潮。

藍河那是一看到內臟就不行了,手上拿著啤酒都忘了喝,葉修也邊看邊皺著眉頭,好不容易折騰到結束時,藍河整顆頭根本就埋進葉修懷裡了。不過就算這樣也只是看不到而已,好死不死電影的音效實在太強大,用聽的都可以聽出來又有人被發便當了。

最後一部是個著名的愛情大作,藍河開始看得挺認真,到後段卻默默的開始打起了呵欠。

葉修看藍河手上空空的,又看看茶几,才發現這個小劍客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已經把那六瓶酒全喝完了。於是現在酒精生效,藍河也不由自主的開始犯睏了。藍河有醉意的時候不太會發酒瘋,反而是會馬上倒頭睡死,酒品也不算太差。

「要不要去房間躺著睡了?」葉修輕輕拍了藍河問道。

「嗯...........」才剛回答完,藍河就睡著了,頭靠到葉修肩上一起一伏的。

葉修想了想,決定乾脆就在客廳睡好了,反正燈本來就是暗的,暖氣也開好久了。他先讓藍河靠在靠墊上,自己又跑回房間拿了厚棉被,直接在毛毯上再加一層,雖然有暖氣,但只蓋一件毛毯睡覺也有點太單薄了。

葉修稍作收拾之後,也爬上沙發,鑽進被子裡把裡面的人整個圈住,睡夢中的藍河也往葉修懷裡靠了靠,身體自動的貪圖另一個人的體溫。

他親了親自己愛人的髮絲,輕輕的說了一句:「晚安。」

眼簾垂下後,懷裡也微弱的傳來了像是回覆的嚅囁。


晚安。



END


其實喜歡喝水果口味和喝醉就睡都是本人的習慣.......偷偷拿來放在小藍河身上(´・∀・`)

是說今天是小安生日!(只剩不到20分鐘

祝安文逸大大生日快樂(`・∀・´)


然後最近也在打葉藍的單戀30題,當做是前傳(?)之類的,嗯。


那麼再會。



评论
热度(13)

© 鈴木太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