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沙樹。
鈴木太太是指鈴木達央的太太不是我自己叫自己太太.........
這裡應該只會有全職高手ㄅ。

主CP:葉藍/all葉 etc.
個人:黃少腦殘粉/蘇沐秋/張佳樂 etc.

有點想念魔都生活的灣家人。
比較喜歡寫文,偶爾日常和渣圖。基本上繁體。
Plurk:musaki
Pixiv:3968168

【全職高手/葉藍】單戀。之一

單戀是30題的主題,不是鈴木太太想的標題,因為想到這還會有後續,所以覺得還是有個標題分清楚一點好了。

是說現在才打回單戀是不是很有病……….(。

第一次用這種感覺寫文,這種意識流的感覺……..

希望我退休以前能把30題都打完(#

之二在這裡(´・∀・`)


單戀30題——葉藍的場合。

01:「好像發現了可是說不出口」

 

那一場比賽,藍溪閣公會的員工隨隊出征。

即使藍河是他自嘉世退役之後最早在網遊裡接觸的人,關係也還算不錯,但在現實中見到本人,藍河還是第一次,而且還是以客場觀眾的身分,默默的自遠方看著他。

他們在遊戲裡互相都加了好友,他們戰鬥過,也一起戰鬥過。然而站在那裏的人,明明熟悉,卻又好像是個陌生人一樣。忐忑。

第一場單人賽事葉修出場,然後爽快的贏下,繼續著他單挑連勝的紀錄。那時藍河心中沒有自家戰隊被得分的不甘,卻是怔怔的看著台上那人舉起手臂宣示著勝利,他的雙眼閃爍著,那是他心中的榮耀。

藍河胸口一熱,覺得前所未有的澎湃。

 

02:「無法組織的語言」

 

比賽結束後,他們隨隊出征其實還身兼工作人員,藍河在選手通道的一個岔口站著,便看到了藍雨隊長喻文州走來,並且和身旁的人交談著。是葉修。

走過來的兩人同時往這邊看,藍河的心跳是快了一拍。

「啊,給你介紹一下這兩位,前輩認識的吧?」喻文州在他們前面停了下來。

「呃,大神好,我是梁易春,藍溪閣公會的春易老。」站在藍河旁邊的春易老先打了招呼。

「喔喔,你是那個會長。」葉修點了點頭說。

藍河不知為何自己非常緊張。他們在遊戲裡交談過無數次,藍河甚至喊過他「滾」,但他現在卻腦袋一片空白,連個自我介紹都好像記不起來自己叫什麼名字。

「藍橋?」直到春易老疑惑的叫了他,藍河才回過神來,抬頭又是對上葉修的眼。

「大、大神好,我是許博遠,藍溪閣公會的藍橋春雪。」他重複了剛剛春易老用過的句子。

葉修聽了,正要開口說什麼的時候,走道不遠處卻先響起了一陣喋喋不休的聲音。

「哎葉修我叫你不要走那麼快,等等回去PK啊把剛才的仇給報了,我跟你說——」

「哎呀,文州我先閃啦,你別讓那傢伙跑來吵我。」說完,葉修朝喻文州笑了笑,也朝春易老和藍河這邊笑笑,便頭也不回的快速離開了。

 

03:「想擁抱你的衝動」

 

藍河望著葉修走遠的背影,又是愣住了幾秒,才被黃少天的喋喋不休拉回現實,他繼續和春易老做著嚮導的工作。

藍河趁機又瞄了某個方向一眼,而那人的背影卻早已不在了。

剛剛對方就站在離他三步遠的前方,看著他,卻還來不及和他講話,就離開了。沒有對話,沒有接觸,他們,還沒有任何接點。直到現在,還是他單方面伸出手的狀態。

要是剛才能把他拉住多好。當然這是不可能的,他們就像處在不同世界,好像伸處手就能碰到,卻仍然遙不可及。

擁抱,還在千里之外。

 

04:「才道別就又想見面」

 

臨近深夜,猜拳猜輸的藍河下樓尋找還在營業的店,幫藍溪閣那幫兄弟跑腿。

他看到遠處有店家的亮光,走近之後,卻發現了一個人影越來越清晰,等到能認出對方的時候,他不自覺的握緊了拳頭。

藍河到了那小店門口,而對方也認出了他。

「哎,是你啊,剛剛來不及說,你是那個……….藍河?」葉修笑笑的說。

藍河沒能回答什麼,只是點了點頭:「嗯。」

「來買什麼啊?」

「呃,菸………….」

「你抽菸的啊?看不出來呢。」葉修看了看眼前的青年,大概才二十出頭,長得很清秀,眼睛炯亮,皮膚也挺好,讓人聯想不到他會抽菸。

「啊,是幫別人買的……….」

「你好了沒?」此時葉修身後突然想起了另一道人聲,藍河都沒發現蘇沐橙走了過來。

「好了好了。那我先走了啊!」葉修後面是對著藍河說的,微微的笑了笑便轉身離開。

藍河再一次看著他的背影發呆。

這一次講到話了。但為什麼你才剛離開,我就又開始想你了呢?

 

05:「我的嫉妒心」

 

藍河看著葉修和蘇沐橙遠去的背影,心裡有股莫名的躁動。

葉修和蘇沐橙的八卦早就傳了不知道幾年,從第四賽季蘇沐橙出道就開始了。而葉修復出,不再躲避聚光燈之後,他們倆公開的互動更是再次引起了各種猜測。

他們兩個自然的互動,在藍河眼裡是親密到不行。

兩人之間,那種自然而然的氛圍,讓整個畫面有種很平凡,卻又有種不可言喻的美感。這是要朝夕相處、習慣對方的存在到什麼程度,才能如此,美得像一幅畫呢?

外面謠言傳了好幾年,你們從沒有承認什麼,卻也一次都沒有出來否定或澄清。那是不是因為,事實就是你們之間真的有什麼?

這股莫名的躁動,他還不知道,它名為何物。

 

TBC

 

其實我打完倒數第二行之後心裡真的很想回答他:不,他們真的沒什麼,因為這篇是葉藍。(乾

…………..對不起我自己破壞了我試圖營造出的意境(滾

我還有很多廢話想講但是時間不允許……….

然後想到這個還有後續我就覺得………哎,壓力山大。


那麼再會。



评论
热度(19)

© 鈴木太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