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沙樹。
鈴木太太是指鈴木達央的太太不是我自己叫自己太太.........
這裡應該只會有全職高手ㄅ。

主CP:葉藍/all葉 etc.
個人:黃少腦殘粉/蘇沐秋/張佳樂 etc.

有點想念魔都生活的灣家人。
比較喜歡寫文,偶爾日常和渣圖。基本上繁體。
Plurk:musaki
Pixiv:3968168

【全職高手/喻黃無差】

看完番外就一直很想寫> <

番外的每一篇我都看的好痛苦.............(捂胸)真的是第一次了解什麼叫做「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感覺..............惆悵。

是說喻隊和黃少和大眼的相遇那裡看得我好激動(不知為何

我對這對CP沒有什麼偏好,喻黃或黃喻都好,覺得他們是在一起的就很好了,嗯(表達障礙


很短很短的一篇。



朦朧之中,他好像聽見誰的聲音。那是已經封塵已久,卻又熟悉至極的聲音。


「這本來就不是一個人可以做到的事。」一位少年站起來,他的面孔不知為何模糊不清,但黃少天卻下意識的覺得這個少年讓人感到很安心。

他的身邊是一群少年,他們的身前則是一台五十吋的大螢幕電視機,正播放著榮耀賽事轉播。

「吊車尾的有什麼高見啊?」另一位少年也站起來說道,語氣聽起來十分不以為意,甚至還帶有輕視的意味。

「榮耀不是一個人的遊戲。」對方卻一點都沒有被激怒,只是淡淡的說出了他的看法。

「哦?葉秋的名言嗎?」

「不是名言,是事實。」

對方始終都很平靜,即使被怎麼樣質疑小看,他的態度卻仍是那麼不卑不亢,不惱不怒,語氣絲毫沒有波動的一句一句說著。


「所以說,如果你也在場上,局面就會不一樣了嗎?」

「不,」

此時少年停頓了一下,卻是把頭轉了過來,面向一直處於第三人視角的黃少天。

隨著少年的嘴巴一張一合,語音落下的瞬間,黃少天終於看清楚了少年的面貌。


「應該在場上的,是你。」


那是年少的喻文州,和,年少的自己。



黃少天緩緩的睜開雙眼,便感覺到手上傳來的震動,他抬起手一看,是手機的QQ訊息提示。

他想起自己原本是在刷微博來著,結果刷一刷不曉得怎的突然睏意上來,他就這麼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剛剛好像做了個夢...............是什麼來著?想不起來了啊....................

黃少天怎麼想也想不起來,而這時頭頂上傳來了一道聲音:「少天,醒了?要不要去吃晚餐了?」

他抬頭一看,喻文州一臉微笑的看著他。原來他是躺在喻文州腿上睡著的,怪不得沒有那種枕頭的柔軟感。

黃少天看著自家隊長淡淡的笑著,他又恍神的陷入思考。

從藍雨訓練營到現在,他總是這麼笑著,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喻文州永遠都是那麼平靜,那麼讓人安心。

當初自己還看不起他來著,因為他的手速總是吊車尾................

想到這裡,黃少天突然覺得胸口悶悶的。訓練營那時候的那些事,過了好多年早就沒人在意了,但現在這種感覺是什麼?他只想要緊緊的抱住對方。

看到黃少天一反往常沒有說話,盯著自己發呆了好幾秒,喻文州以為他還沒有清醒,便再次輕喚了一聲:「少天?」

黃少天起身,往喻文州那裡接近了一些,然後伸手抱住了喻文州。


他們就是這樣,包容著對方一路走來,他們是「劍與詛咒」。

就像夜雨聲煩永遠會守在索克薩爾身前,為他斬斷一切阻礙一樣,黃少天也會永遠陪著喻文州。

也許他們都不完美,都有著缺陷,但當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他們便能抵抗一切敵人,度過一切難關。


「我們要永遠一直一起走下去喔。」

喻文州怔了怔,隨即微微笑著說:「那當然。」

看到喻文州笑著,黃少天也安心的笑了。


「去吃飯吧!」

「嗯。」


END


我到底想表達什麼呢.............嗯。(爆

總之我就是好喜歡話嘮和手殘劍與詛咒的組合!每次看到原著裡夜雨聲煩保護索克薩爾的地方就覺得................hshshs(。(滾


是說最近在寫all葉(^q^**)

想寫沒節操的老葉被各種年輕人強暴推倒的肉文ㄏㄏㄏ(刪掉跟沒刪有差ㄇ

第一次認真寫肉,我覺得我的人生已經到另一個高度了!而且第一個寫完的居然是翔葉,我也真是醉了(。


二月以前應該都不會再更新了。


那麼再會。


评论(2)
热度(4)

© 鈴木太太 | Powered by LOFTER